全部
  • 文章
  • 图片
  • 视频
  • 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普法课堂
春风化雨·法润民心丨未成年人指使未成年人盗窃,家庭教育不当家长接受指导
发布时间:2022-08-08 来源:淮安市妇联权益部


基本案情


周某、吴某、杨某三人涉案时均系未成年人,周某、杨某平时跟随父母生活,二人均于就读中专期间辍学;吴某平时跟随祖父生活,父母均在外地打工,于就读初中期间辍学。后三人结识了从2019年开始即流窜多地进行盗窃的惯犯邓某(2003年3月出生,已被另案处理),2021年1月至2月期间,周某、吴某、杨某三人受邓某指使,在淮安、泰州、天长等地多次实施盗窃。

2021年1月1日夜间至1月5日夜间,受邓某指使,周某、吴某和另外三人采取攀门、撬门等方式先后进入淮安市某数码店、泰州市某果品微店、泰州市某水果店、泰州市某美容中心、扬州市某超市,分别盗取现金3000余元、各品牌香烟20余条、二手手机20余部、口红8支、车厘子5盒,累计价值超过2万元。

2021年1月12日夜间至1月24日夜间,受邓某指使,杨某和另外多人采取损坏门把、撬门等方式先后进入淮安市两家超市、安徽省天长市某水果店和某超市,分别盗取现金2万余元、各品牌香烟60余条、草莓1盒,并将收银台损坏,累计造成各项财物损失超过6万元。

案发后,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吴某、杨某相继投案自首。三人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积极进行退赃和赔偿。



裁 判 结 果

法院审认为被告人周某、吴某、杨某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伙同他人盗窃财物,三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且属于共同犯罪。

鉴于三人犯罪时均未满十八周岁,其实施盗窃行为系受到他人指使,且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均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且吴某、杨某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周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三人均能够积极退赃,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可以从轻处罚。另,三人均自愿认罪认罚,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宣告适用缓刑。

最终,周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吴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杨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千元。

一审判决生效后,法院向三名被告人及其家人送达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决定书》,同时也向相关部门送达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通知书》,告知相关部门应依法对上述三人的犯罪记录予以封存。法院还联合相关部门向三名被告人的父母进行了家庭教育指导,督促其父母切实履行好监护人的职责。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家长疏于管理教育、未成年人自身交友不慎,社会关注引导不够而引起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教训非常深刻。
一、父母疏于管教是未成年人走向违法犯罪的根本原因“子不教,父之过”。《家庭教育促进法》第十四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树立家庭是第一个课堂、家长是第一任老师的责任意识,承担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教育的主体责任,用正确思想、方法和行为教育未成年人养成良好思想、品行和习惯。”《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六条也规定父母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和情感状况,并提供生活、健康、安全等方面的保障,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本案涉案三名未成年人,均早早辍学在家,过早走入社会,无正当、稳定的职业,结识社会不良人员后,长期夜不归宿。而其父母忙于生计,对三人的教育管理几近于无,以至于三人能够有机会伙同其他人一起,在短时间内流窜多地进行盗窃,终酿成大祸。涉案三名未成年人的父母,如能够早一些发现孩子的不良行为习惯苗头并及时进行批评教育,便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本案犯罪行为的发生。

二、交友不慎是未成年人走向违法犯罪的直接原因“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明确规定了未成年人的八种不良行为和其他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不良行为,其中“与社会上具有不良习性的人交往,组织或者参加实施不良行为的团伙”是未成年人的主要不良行为构成之一。涉案三名未成年人虽早早辍学在家,整日游手好闲,但导致三人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直接导火索还是因交友不慎。本案中,邓某是社会闲散人员,只比杨某等人大几个月,却从19年即开始流窜盗窃。穿着时髦,出手阔绰,是邓某给三人刻意留下的印象,其实邓某早早便盯上了三人,稍一接触并经过其几次劝说怂恿,三人终踏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未成年人犯罪的特殊性在于,其心智还不够成熟,不能准确地辨别是非。未成年人普遍都有从众心理,若独自实施违法行为时,非常容易被外界因素影响,从而中断或放弃实施;而在共同犯罪时,未成年人互相之间会给予更大的力量,认为此项行动“安全”,且其只是其中一员,不需要承担较大的责任,甚至在作案中因虚荣心作祟,表现的更加卖力。与此同时,不劳而获也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成就感

三、社会控辍保学等责任落实不到位是未成年人走向违法犯罪的重要原因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设置专人专岗负责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协助政府有关部门宣传未成年人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指导、帮助和监督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职责,建立留守未成年人、困境未成年人的信息档案并给予关爱帮扶。”村镇、社区、妇联和民政等相关部门应该将早早辍学在家的未成年人列为重点人群,并予以高度关注,能不辍学的绝不让辍学,能复学的要尽量安排复学,开展经常性地座谈走访,必要时进行建档跟踪管理,确保未成年人在心智还不成熟的时期能够走好走稳自己的人生道路。


“亡羊补牢,犹未迟也”。一纸判决书绝不是此类案件的终点,人民法院在审理未成年人案件时也从不满足于做好案件审判这“前半篇文章”,更要全力做好家庭教育指导和案件回访帮教等“后半篇文章”。如果说运用刚柔并济的审判手段、公正严明的审判结果是给未成年人犯罪敲响警钟;那么判后的爱心帮教则是为未成年人犯罪解开“心结”,法与情合二为一才能化为真正推动他们继续前行的力量。

主办单位:江苏省妇女联合会 Copyright ©️ 2020 江苏省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39674号-5